【支持婚平1】异性恋走上同运之路 「看见他们的生命,很冲击」

【支持婚平1】异性恋走上同运之路 「看见他们的生命,很冲击」

在台湾,支持婚姻平权、投入同志运动,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同志平权运动者祁家威,奋斗三十多年,才在去年 5 月 24 日取得大法官第 748 号释字:「民法违宪,同性可结婚」的结论。

还有更多的「祁家威们」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努力着,是什幺样的生命经历与契机,让这些同志运动者走上街头争取权益?面对反对的声音,他们曾遭遇哪些挫折,又是如何克服困难?

【支持婚平1】异性恋走上同运之路 「看见他们的生命,很冲击」受访者:阮美嬴 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行销企划主任、异性恋

芋传媒记者林咏青採访整理

 

Q:请谈谈妳的背景,从什幺时候开始接触、认识多元性别族群?

A:我是读社工的,一直到大四去同志热线实习,才开始真正认识同性恋者。在大四之前,我其实都是属于那种「假友善」同性恋的人,就是觉得同志 ok 啊!但我的小孩不可以是同志。我曾经也怀抱着「小孩一定要有爸爸、妈妈」的观念,甚至问过老师,怎幺可以剥夺孩子拥有爸爸的权利?只记得老师反问我:「如果两个他/她都对孩子很好,难道也不可以吗?」

在同志热线从实习、当义工到 2015 年成为正式工作人员,一路走来才恍然大悟,啊!原来过去的我,就是所谓的「假友善」。

Q:就读社工,妳可以选择帮助各种类型的弱势,为什幺异性恋的妳选择走上街头、投入同志运动?

A:过去「同志」都只在我的想像里,我对他们的认识往往来自于听说、耳语。在热线直接接触到活生生的同志和他们的故事,才真正意识到同志的存在,忽然发觉以前所认为的,其实不是真的,这对我冲击很大。社工是一个需要跟人相处的工作。要帮助人,某个程度必须先觉察自己的偏见,否则很难跟案主沟通。

身为女性,虽然对父权压迫很熟悉,多少明白社会体制不公。但异性恋的生活一向理所当然、非常单一,不太会去想到有什幺「异性恋霸权」。即使是上课或在社工助人专业领域的环境中,也少有多元性别敏感度。

在热线工作,我开始认识到自己的不足,看见有人因为喜欢的性别不一样,就要花很大力气去隐藏自己、去假装,有的因此被家人赶出去、有的受到家暴或是霸凌,在他们身上发生的种种不一致都令人心疼,这些生活经验跟我的差太多了。因为一直在这里担任义工,感情深厚,就一脚踏进同志运动。

Q:在妳的生活圈中,有反对同志婚姻的亲友吗?他们反对的原因是什幺?

A:现在朋友圈大多支持同婚。不过大学时期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是基督徒,我到热线实习的时候,她也很高兴的介绍一个辅导同性恋的宗教机构给我认识。当时我们有过讨论,她说她不会激烈到跟其他敎友一起走出去反对同婚,但始终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罪。各自知道彼此的立场,我们从此却也开始避开这个话题。

我的妈妈其实也没有多赞成同婚,长辈们抱持的都是「阴阳调和」啊、「天理天道」啊这种传统观念,他们的反对通常基于对同志的不了解,需要多花一点时间沟通。

Q:在同志运动、婚姻平权推动的过程中,遇过什幺阻力或挫折让妳印象深刻?

A:大概两年前吧,还没有开始公投连署的时候,有一次下班跟同事一起去逛花市,路上碰到护家盟成员发送性平教育传单,传单上印着我们义工的照片,搭配斗大文字「你知道学校在教什幺吗?」我们踟蹰了好一阵子才鼓起勇气,决定上前沟通。

「这张照片是我们的义工,请问是不是有什幺误会?」虽然气氛一度有点剑拔驽张,但也有一位态度和缓的女士愿意对谈,只是在过程中总是不断跳针「家庭本质」、「一男一女」,即使我提出单亲家庭的案例,对方仍无限迴旋:「只要家庭教育做好就不会这样」。

虽然对方不肯说破,但我却明显的感受到他们依循着自己的宗教价值,去反对同性恋的存在。这让我很难过。触及法律、制度的议题,就应该用公民社会的方式讨论,而不该只是因为讨厌就反对,拿一些不是事实的东西叠加在议题上。

【支持婚平1】异性恋走上同运之路 「看见他们的生命,很冲击」

Q:妳认为大家不认识相关议题的原因是什幺?

A:主要是近年反同婚的一方有系统的动员,整个社会难免产生压力。过去《性别平等教育法》上路后,同志热线就展开校园演讲、宣导课程,现在年轻世代对多元性别的包容、对同志看法越来越正向,就可以看出我们多年来深耕教育的成果。

但校方近年来开始反映宣导课程被家长投诉,热线 2016 年还有五百多场演讲,去年掉到两百多,今年可能连两百场都很难保住。过去支持校园宣导的老师告诉我们,现在正在锋头上,真的做不了。宣导管道受到限缩。

【支持婚平1】异性恋走上同运之路 「看见他们的生命,很冲击」

Q:之前龙安国小因家长抗议暂停借阅《穿裙子的男孩》引发讨论,妳对目前学校实施的性平教育有什幺看法?

A:过去我到国外参访,当地教育者说:「营造每个孩子都能自在、安全的环境,就是身为教育工作者的责任。」去看见各式各样的学生、照顾他们,我认为这还仅仅只是符合教育工作者的低标而已。

现在学校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被家长把持。怎幺可以因为家长抗议,而取消或是转个弯去进行对孩子来说重要的课程?即使只有一个学生因此受伤,对我来说都是很严重的事。更何况「玫瑰少年」叶永鋕的憾事都还殷鉴不远。

Q:假设「爱家公投」最后通过,妳认为会对性平教育或学龄中的孩子产生什幺样的影响或冲击?

A:我最担忧的其实是关于性平教育的公投案。婚姻平权无论哪个公投案通过,至少都会有一个结果。但是「性平教育」却很没有保障。

的确很多性别气质与众不同的孩子在过程中受伤、没办法长大,2011 年鹭江国中生杨允承轻生的悲剧,甚至发生在一个已经有性平教育的年代。如果未来没有了同志方面的性平教育,接下来也许我们会面临到一个世代,是我们必须从头努力再来过的。

教育不是马上可以看到效果的东西,或许爱家公投通过后不会立即发生什幺。但我们好不容易走了这幺多年,有了一点点成果,未来可能会变成什幺都没有,这是我一想到就会觉得很可怕的事。

【支持婚平1】异性恋走上同运之路 「看见他们的生命,很冲击」

Q:爱家公投提出同性婚姻另闢专章或专法,不要直接入《民法》,妳有什幺看法?

A:不能接受。

这对非同志或是稍微认可同志的族群来说,或许会觉得有东西就好了啊、可以结婚就好了啊。但是对方没有揭露直接入《民法》和另闢专法的差异。另闢专法或专章,目的就是削弱同性婚姻构筑家庭的权利,像是配偶权利义务和孩子的部分。在本质上就是一种「不一样」。

我记得去年 5 月 24 日同婚释宪成功的时候,同志的爸妈当场哽咽说:「我的孩子终于可以跟大家一样了。」将心比心,让同志觉得自己被接纳,也让同志的父母觉得自己孩子被接纳。既然要修法,有机会一次修好为什幺不一次修好?

Q:如果「婚姻平权公投」没有通过,或「婚姻平权公投」与「爱家公投」同时通过,妳怎幺想?

A:这本来是一场不需要打的仗。

人权本来就不应该公投,这是政府失职,政府没有把该做的事情做好,让社会必须靠公投帮他们做决定。藉由人民的对立达成所谓「社会共识」,由政府坐收渔翁之利,我认为不是很恰当。

当议题呈现两端争执,对于中间都是很大的压力跟张力。最后不管结论是什幺,社会上都会有一群人受伤,而整个修复过程也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时间。

【支持婚平1】异性恋走上同运之路 「看见他们的生命,很冲击」

Q:对于还不了解婚姻平权、多元性别价值的人,建议他们透过哪些管道来接触呢?

A:网路上有很多公开资讯,如果想要正确的认识婚姻平权,建议可以到「婚姻平权大平台」,关于性平教育,可以到性别平等教育协会参考。

希望民众要是看到什幺奇怪的新闻、讯息,要多想想、多查证,现在有TFC事实查核中心阻绝错误资讯掩盖议题,可以多参考。

Q:对于反婚平、同志教育的一方,妳有什幺话想对他们说?

A:整个社会对待这个议题的态度,都太轻忽了。

希望各位想想,自己做的事情,是真的在影响一些生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