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手遮天──白色巨塔内的人性考验

前一阵子,台大医院爆发了洗肾接错管线的疏失,而疑似造成加护病房有病患过世的案例(台大医院声称该病患死因和接错管线无关),而后,也陆陆续续爆出几间知名医院也有类似程序上的问题,而医院的公开声名也大多指向自家护理人员作业疏失,会进行内部检讨及惩处。更有专业人员指出医疗设备「防呆」设计的重要性应优先于对人员管控的稽查,否则过度的评鉴及行政流程非但无法对症下药,还会让人力吃紧的急诊医护人员疲于奔命,降低医疗品质。(注1)

而事实上,只要有去大医院挂号看病的经验,都会知晓什幺叫「人满为患」,运气好一点,医生看诊开药会和你说明一下病情;但大部份的时候,大多是调出电脑中的病历,将上次开的药再重新点选,下一位的病患就急匆匆的进入,让人感到隐私正被公开揭露(虽然大部份来看病的人也不会对别人病情感兴趣)。

更甚者,多位医师及护理人员共用一位实习护理师,在口头交办的情形下常常会发生检查疏漏或是搞错状况的情形。

估且不说这些医护人员医术是否高明,医疗体系的问题会随着医院规模愈来愈大而增加了管理上的複杂度。不论是在预算与营收升等上的考评压力、或是医病关係因责任制而扭曲变形,所谓医疗环境、所谓医生、所谓医病关係,并不只是单单一群人的工作权,更确切的说,如果现行的医疗环境只鼓励产能KPI,一如工厂作业绩效,单单只凭数据和仪器进行辅助工作,而这群工作人员按表操课,而病人只像他们手中的组装物件,抽血、X光,各项检查都是产线管理,并精準掌握每个病人的检查时间,那如同法国电影「医手遮天」(Hippocrate)的情况就会一再上演。

医手遮天──白色巨塔内的人性考验

同样是医疗疏失,剧中男主角班杰明才刚从学校毕业,来到父亲工作医院实习不久,即发生了因仪器故障,而被迫不能为病患进行心电图检查的例行工作,更不幸还造成病患往生的后果。而备受争议的是,医院至上到下,採取的应变措施竟是不惜掩盖事实而对家属说谎。

这是一种组织内部的官官相护的防卫系统,更是心理学研究上的「道德疏离」(moraldisengagement),一如片中实习医生的直属上司所言「当医生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如何尽心尽力治病人,而是如何先保护好自己,更是保护所有同一条船的人。」

合理化所有悖离医者初心的情况,还发生在癌末病人的安宁照护问题,片中高龄88岁的老奶奶被强制插管,只为了可以把病人的外在病徵改善,好转出去,以空着病床给其他患者。

难道这一群白袍人员,都是毫无血泪,只求绩效的恶魔不成?片中另一位阿尔及利亚的外籍实习医生阿布德,正用另一种截然不同的视角,来凸显出现实中医疗设备的严重短缺,医护人员人力的匮乏,更有医院里各科系的盘算计较等等现实面的残酷与无奈。

为了生命而奔波,为了「救活」的无私精神,一如一开始满腔热血赤诚的男主角,一开始总认为能够放下私人恩怨,为前高中死对头救治即够资格悬壶济世,但现实确是「从当医生后才开始学作医生」,如何适切的带给病人安慰与希望,如何面对生命本质与人道关怀的初心,都在在考验着这个已站在资讯高点的世代身上。

当人们可以利用仪器、甚至Google来了解病情;当日新月益的医疗技术可「延长」更多人的生命时数时,我们更该关心的是整个医疗体系与健保制度上的各种盲点,切勿因内部管理问题造成医病关係的紧张化,让更多医疗专业沦为白色巨塔下的牺牲品,或是大规模的医护人员出走潮。(注2)

注1.台湾医疗纠纷案件时有所闻,以今年台大医院整形外科主治医师黄慧夫遭病患家属控告业务过失伤害致重伤罪,而上网发表了「不能在台湾当医生」的感言,即是一记警钟。

注2.2017年6月长庚急诊医师集体出走潮,离职原因是医院强调急诊连年亏损,院方欲减少急诊专科医师进驻为主因。

相关推荐